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益活动

《走 一起去看》丨跑了5458km的猛鸷有话说

发布日期:2018-09-21


     我是一辆摩托车,他们叫我“五羊-本田 猛鸷CB190X”。


我带着骑手们“打卡”了数不清的地标


     从骑手们的谈论之中,我明白自己有一个使命——我将载着骑士们从北京直到新疆国境线,深入到基层,尽可能真实、细致地了解到普通人的生存状态及他们的迫切需求。能和他们一起旅行,我很满足。


     我的骑行者们大都是北京电影学院的老师。始终冲锋在前的人是孙立军老师,他是学校的副校长;还有一位总是风风火火、忙个不停的丁智生丁总;陈建老师是个相当谨慎的人,并且他的体能很好;张晨老师比较沉稳一些,也相当有骑行的经验;还有一位叫沈永亮的老师,总是在用水彩画画,描摹所见的人与景色。


骑手们与李教练的合影


     十九天前,我第一次见到北京的天空,身上的里程表还显示着0km;十九天后的今天,我已经跨越了大半个中国,站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车县的烈日下,里程表的数字已经变成了5458km。


斑驳的表盘,记录最真实的征途


     我虽然年轻,但已经可以自豪地说,自己是一辆老练的摩托车了。


     这十九天来,我淋过内蒙古百年一遇的大暴雨,寻访过42年如一日植树造林的苏木山老人董宏儒,载着青海琼毛慈善学校的藏族孩子们兜风,也曾在吐鲁番盆地将近60度的高温下晕头转向……


海琼毛慈善学校,我带着孩子们兜风


     太多的经历,让我的体表由光鲜锃亮,变得伤痕累累、满是泥渍。


我经历了什么?一言难尽...


     原本,我身上挂着一只萌萌的黑猫警长小布偶,无聊的时候,它总是陪我说话;后来,在经过内蒙古的时候,孙老师把它送给了闫乃祥老爷爷的孙子,一名患有脑瘫的小男孩。他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,家中破旧,家具寥寥,更别提玩具了。我虽然很舍不得我的朋友,但也明白,比起我,这个小男孩更需要它的陪伴。


望你能为你的新主人带来快乐和力量


     我最喜欢的地方,就是琼毛慈善学校。一路上,我都被其它车辆扬起的灰尘、发出的噪音包围着,第一次来到这么安静的地方,圣洁的庙宇被丛生的花草环绕,连空气也纯粹而干净。我听着这里的孩子们一个个诉说着自己的梦想,自己也忍不住开始想象,明天、后天,我会路过哪里?骑行者们又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和事呢?


我喜欢宁静而美丽的校园


我喜欢老师们放的电影,和被电影深深吸引的孩子


我也喜欢聊起梦想的孩子们


     这十几天,也许将是我人生中最为丰富的日子了吧。


     当晚,孙老师将我停放在藏民房之外。我凝视着从未见过的、远离城市的浩瀚星空,聆听着骑手们微微的鼾声,整夜都心潮澎湃、不愿入睡。


     这十九天的路,大都并不好走,且不说刚出发时就遇上的大雨和山洪,我载着骑手淌过汹涌的洪水,碾过落满碎石的崎岖山路,翻过将近4000米海拔的祁连山脉,也穿过风蚀地貌、沙化严重的巍峨天山。在大西北,随处可见的广袤无人区震慑了我。


陪伴着骑手,离开城市舒适圈,走进广袤的自然


     每天,我都知道他们闷在沉重、闷热而密不透风的头盔里相当难受,却无法缓解他们的不适和疲劳,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为他们打气。


     听骑手们说,他们是想用这种克服困难、身体力行的举动,感染更多的人,让大家一起来践行公益,让更多身处苦难的人得到帮助。


     旅途已经接近尾声。今天,我们又载着骑行者,从铁门关市长驱300公里赶往库车县。



     途经的独库公路,是从独山子到库车的公路。全长561公里,连接南北疆,横亘崇山峻岭,穿越深山峡谷,连接了众多少数民族聚居区。它的贯通,使得南北疆路程由原来的1000多公里缩短了近一半。为了修建这条公路,数万名官兵奋战10年,其中有168名筑路官兵因雪崩、泥石流等原因而长眠于此。


     骑行者们路过纪念碑时,将我们停放在一旁,向筑路官兵致敬。


     在二八台的服务区,我和骑手们偶遇了一对夫妇,他们在这里开了一家小店。老板是一名积极乐观的维族小伙,名叫哈力木拉提,今年25岁;老板娘名叫热彦古力,今年24岁;孩子五个月大了。他们热情地招待了骑手们,端出了一大盘冰冻的西瓜请骑手们享用。


骑手们与店家的合影


     哈力木拉提说,他们家也有一辆摩托车,但他的梦想是通过自己的努力,买一辆汽车。


     我看着那一大盘冰镇西瓜,觉得有点馋;侉子说,它也有点馋。


     我和骑手们都没有想到的是,在独库公路的终点,我们偶遇了另一位骑行者,张庆刚老人。


骑手们偶遇了张庆刚老人


     张庆刚老人已经连续骑行了4年,90000多公里,走遍了祖国山川。他的目标是骑行探访中国的56个民族,迄今为止,他已经探访了36个。今年,他把终点定在了红旗拉普哨所。


张庆刚老人的足迹


他已经集齐了36个民族的“打卡”


     骑手们和他攀谈的时候,我悄悄和他那载满行李的越野自行车也打了个招呼,心里很佩服——它的主人和骑手们一样,真是有毅力、敢行动!


张庆刚老人的“坐骑”


     告别张庆刚老人之后,我感到骑手们的情绪明显不一样了,他们的精神更加饱满,大概是因为遇到了同类,身上积攒已久的能量得到共鸣。


骑手们从老人身上获得了力量!


     迄今为止,我们已经载着骑手走过了5000多公里的路程,探访了近百个普通人的梦想,骑手们画下了几十位老人的肖像,记下了需要帮助的人们的姓名和联系方式,准备将募集到的善款,用来帮助他们缓解生活困难、实现梦想。


愿我们的骑手能够元气满满地走完这段行程


2005-2018五羊-本田摩托(广州)有限公司 粤ICP备12027016号-1 粤公网安备 44011802000018号 免责声明